注册  找回密码
进入新浪个人中心玩转精彩线上生活

口述:靠我养的老公竟然背叛了我

2012年02月09日08:37 深圳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 类型:都市情感
字号:T|T

  文章摘自《都市情感杂“质”(第4辑)》 作者:梅剑飞 出版社:中国言实出版社

  关键词:家庭妇男

  主题:我提出离婚,老公在哀求无望后,拿着菜刀要自杀,“你要跟我离婚我就死给你看!”我的心很疼,他好像与社会脱节了。我也不忍离婚,想想大学时光,老公曾让很多女生瞩目啊!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。

  我去食堂,他正坐那东张西望,看到了我,立马起身向我招手。看着眼前的饭菜,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

  志飞是很帅气的男生,在南师的四年,身边一直不缺关注的目光。

  我是很勤奋的女生,总喜欢泡在图书馆。

  和志飞相恋在1995年秋天,我们刚到南师才几个月。那天,汉口西路的落叶和阳光一样轻缓,志飞约我见面。我懵懵懂懂就出来了,他老远就冲我挥手。

  穿着灰色T恤的志飞,头发上有刚抹不久的油,带着一副富家子弟的嬉笑对我说,“老乡,我注意你好久了,漂亮,爱学习。”我不喜欢这种人,志飞这种不踏实的模样让我后悔,怎么就出来见他了?就因为我们都来自镇江?

  他带着我在汉口西路一遍一遍地走,树叶掉在我身上,他便伸手过来掸,我会躲让,而他的手依然能碰在我身上,跟落叶一样轻柔。他的手很白,像个女人。秋天的风吹在我脸上,很舒服,很美妙,或许是初恋才有的感觉。而我又不甘心,我会跟志飞这样的男生么,他华而不实,只懂得一句句地赞美我,一谈到课本知识立刻哑然。

  但我找不到更好的拒绝他的理由。第二天,志飞下了课再也不跟别的女生出去玩了,他奇怪地跟着我去图书馆。要吃饭的时候,他会丢个小纸条在我桌上,“十五分钟后到食堂,我打好饭等你。”过了一会,我去食堂,他正坐那东张西望,看到了我,立马起身向我招手。看着眼前的饭菜,竟然都是第一次见面问过我,我所说的喜欢吃的菜。

  起初对志飞是出于同学和老乡之间的礼貌,随着他每日的陪伴增温,到了1997年寒假,即将离校,对志飞的情愫由日久生情到如胶似漆,看不到他,我的心里会很空。我们已深深相爱,这一年寒假,我们结伴回家。在镇江下火车后,他提出先去他家,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。

  在志飞家,他的父母对我很满意。紧接着,志飞以同学的身份送我回家,我的父母心知肚明,对他也无比客气。这时候,我们的关系算是正式确定,没有什么阻隔,就如一切注定顺理成章。

  他有些徘徊,看我走出校门,老远就招手,这动作恍若隔世。吹乱他的头发,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可怜

  1999年夏天,我们都毕业了。我到鼓楼区一个中学教书,志飞去了下关一所中学。好在如愿以偿都留在了南京。

  1999年冬天,我和志飞结婚。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同学都为我们祝福,整个班级唯一成功的一对,让很多人羡慕。婚礼上,我幸福地依偎在志飞身旁,同学们都在祝福我们天长地久。喜气洋洋的志飞当着众人和我对拜,我们说好,要白头偕老。 

  刚结婚,延续着大学时候的亲密无间。2000年夏天,女儿出生。正是老公在学校混得极不如意的时候,他教书教不好,人际关系也差,过得很沉闷。不久,他辞了职,“工作让我痛苦不堪,我带孩子做饭,你去上班吧。”老公说话的瞬间,右手托腮五指并拢几乎遮住他日渐瘦削的脸庞,两只眼睛周围爬满了皱纹,这种浅浅的褶皱与他大学时的意气风发截然不同,他变了。

  我答应了老公,除了上班,我还做了家教。一个人养家,我意识到压力。我爱老公,他突如其来的自闭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学问太浅,无法工作。我可以养家。

  起初,还是蛮温馨的,我回家就有热饭热菜。有一次,中午我没回家,老公骑着自行车从中华门到鼓楼,给我送炖好的排骨。他有些徘徊,不愿进校园。看我走出校门,他老远就招手,这动作恍若隔世(我眼睛一湿,回想到大学时代),一阵风吹乱他的头发,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可怜……

  第一年还好,到了2001年,我的家教工作占据了上班之外的很多时间。回家不再准时,老公逐渐有了冷嘲热讽。有一天,我出门前简单地梳妆,老公坐在床头一边抽烟一边嗤笑着说,“打扮给谁看呢?去上班要花枝招展?”我转身把梳子扔过去,老公抓过梳子再扔回来,啪砸在镜子上,我顿时就火了,“你什么意思?我正常的梳妆算什么打扮,你给我买化妆品啊!”老公脸色一沉,摔门而出,女儿在房间哇哇大哭,他又转头抱着女儿,狠狠地瞪眼。我看着他,“我苦一点没关系,只希望你像大学时候一样,温柔些。”

  我有气无力地下了楼,骑着自行车一路上泪眼婆娑。我拼死拼活地工作,挣钱,得到的却是委屈。

  我们的冷战再也没有断过,从2001年到2008年,我们在磕磕碰碰中磨合着过日子。2008年12月,圣诞节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在夫子庙逛到很晚才回来。凌晨两点,我肚子疼得厉害,在床上辗转反侧,房间里,钟表走动的“嘀嗒”声很清晰。我推醒老公要他带我去医院,他支支吾吾不肯起床说外面冷,“你自己打个车去!”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,在悲愤中起身,蹒跚着打车去医院。外面确实很冷,我的眼泪都被冻住了,一滴也没流出。

  天亮后,我没有回来,我住院了。老公这才急匆匆跑来,在医院他露出惭愧的神情,“昨晚,没想到你这么严重!”我笑了笑,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来自另外一个世界。他拉着女儿站在我面前,在医生面前的木讷,让我看了心酸,让我对自己的婚姻终于有了第一次绝望。

  老公傻眼了,一动不动,满脸的恐慌,我狠狠一巴掌抽过去,他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,脸庞有些扭曲

  不咸不淡的日子没有打消我对生活的希望,女儿正在长大。女儿不喜欢她爸爸,我们若吵架,他吵不过我就会对着女儿叫。 

  这还不是最难过的。2009年国庆假日的一天,我做家教经过新街口,在书店买几本书后,顺便在旁边的移动营业厅交了手机话费。看着别人在打话单,我顺手也打了自己的通话清单。自己的打完,我想都没想,也把老公的话单打出来。这一打不要紧,问题出来了。后面排队的顾客盯着我手里一长串的清单,直到把打印纸用尽,仅两个月的话单还有一半没有打完。我粗粗看了一眼,基本是同一个号码。我的头都大了,理不清眼前的清单。我走出营业厅,找一个公用电话,照着那号码拨过去,随便喊了一个名字,对方说打错了,是女人的声音,我浑身发烫。

  直到天黑我才回家。女儿在房间里写作业,老公在厨房切菜。我瘫在沙发上,连进卧室的力气都没有,把话单往外一抖,“志飞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过得不幸福!”老公丢下菜刀跑出来,问我什么意思。我说,你自己看。蹲下翻着话单,老公的脸色越来越差。我说,“水费电费都没要你交过。你今天最好承认。”女儿从房间走出来,睁着大大的眼睛。老公由呆若木鸡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,“只是普通朋友……”他让我有些鄙夷,拼命发誓“跟这个女人是清白的”。我咬咬牙,把女儿抱在怀里。我们毕竟是大学的恋爱啊!原谅他一次吧……

  不久,我憋不住还是查出这个女人的名字。11月12日,我查了老公的通话记录,最近没有跟这个女人联系。我买了一张新卡,以那个女人的口气,在上班时间给老公发信息。我说,“是我,XX,换了新号,好想你,换个地方开个房间等我。”老公很快就回了:“最近老婆看得紧。那你尽快,开好房间再告诉你。”半小时后,老公的短信来了,要“我”去中华门外一家宾馆的某个房间。 

  他竟然连电话都不回就相信了!我课也不上了,骑着电瓶车直奔中华门,这是回家的方向。一路上,我停了几次车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,我像喝醉,来来往往的车不断躲让着我。

  我上了宾馆的楼,敲了有五分钟的门,老公才慢慢打开门。开门时,他睡眼惺忪,刚才肯定睡着了。“我来了!”我的声音发颤,老公傻眼了,一动不动,满脸的恐慌,我狠狠一巴掌抽过去,老公的脸庞有些扭曲,不知道是痛苦还是紧张,突然间他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颤抖:“我只是想跟她谈谈!”“谈什么?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是不是她!”“我再也不这样了老婆!”我极为难受,他几乎趴在了地上……

  晚上,我提出离婚,老公在哀求无望后,拿着菜刀要自杀,“你要跟我离婚我就死给你看!”我的心很疼,他好像与社会脱节了。我也不忍离婚,想想大学时光,老公曾让很多女生瞩目啊!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。

  编者心语:

  生活的重轭既能让一个人面目全非,亦能让一个人今非昔比。埋怨生活无情命运不公的同时,是否应该想想,或许当年的决定是并不美丽的错误。爱情像鸽子,要哪一枝柯上栖息并不固定,关键是操纵着鸽哨的人。

微博推荐
新浪广东生活频道投稿信箱:gdlife@vip.sin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