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  找回密码
进入新浪个人中心玩转精彩线上生活

口述:岳母嫌我吃软饭 问我活着有什么意思

2012年03月16日09:28 深圳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 类型:都市情感
字号:T|T

  阅读提示:大兴说,自己的故事可用两个字概括:屈辱。6年的婚姻生活,他像个奴隶,始终在压力下挣扎,偶尔勉强抬头,又被重重压下。大兴很清楚,巨大的压力已使自己处于崩溃边缘,苦守即炼狱,放手一搏才是唯一选择。

  【倾诉者】 大兴 男 32岁

 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

  佳人曾美好

  我出身贫困,父母都是农民,家中姊妹一群,因为生活所迫,早早出来挣钱糊口。先在南方干了两年,但初中文凭让我的打工生涯举步维艰,没办法,只得中途折返,拿出手中寥寥积蓄,又厚着脸皮向父母借了些钱,终于在一所不入流的学校里混了一张中专毕业证。但是,这张毕业证并未改变命运,我一路找工作一路碰壁,后来,好不容易通过老同学介绍,应聘到一家政府性质的宾馆,成了一名专业修理工。

  晓萍是那家宾馆的服务员,她不是特别漂亮,但干干净净,整日穿着整洁笔挺的制服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她很忙,客房里的卫生总也打扫不完,有时我闲着没事儿,就会上前帮把手,铺铺床单、洗洗浴缸之类。因为我的殷勤,晓萍对我不再是最初的冷脸,见到我时,她的笑容多了些,偶尔也会要过我的脏衣服,拿到宾馆的洗衣房帮忙清洗。

  当时我们修理班有好几个男人,都是单身,天天看着宾馆里这群花枝招展的服务员直流口水,大家都有心仪的人,背地里总管对方叫老婆。我喜欢的当然是晓萍,可我不像别人那么龌龊,从不把晓萍当做意淫对象,我印象中的晓萍是那么与众不同,她不爱说话,淡淡的笑容让人心生温暖。

  晓萍的家庭条件也不好,父母都是退休工人,父亲因工伤断了条腿,歇在家中已经多年,晓萍还有个妹妹,正在读高中,但听说也不省事,天天跟街头一帮小流氓混在一起,让一家人操碎了心。起初,我和晓萍的恋爱很不顺利,阻力主要来自她的家人。她爸希望晓萍找个有本事的男人,最好能负担起他们一大家子;她妈认为我长得不好,在亲戚面前拿不出手;还有她妹,从不用正眼看我,说我长着一副没出息的面相,曾当着我的面教训她姐:“这种人你也往家领,是不是没见过男人?”

  巨大的压力让我几乎灰心,但晓萍举重若轻,她不把家人的阻拦放在眼里,私下里给了我许多鼓励,她说结婚是自己的事,家人的意见只起到参考作用,只要她觉得我好,别人说啥都没用。晓萍的话证实了我对她的感觉——温暖、正义,也正因为这些激励,我才鼓足勇气继续努力,使尽浑身解数在晓萍的家人面前表现、展示……也许是我的诚心打动了他们,也许是晓萍的决心挫败了他们,总之,我们的爱情终于得到认可。2005年,我和晓萍结婚了。

 1 2 3 4 
微博推荐
新浪广东生活频道投稿信箱:gdlife@vip.sina.com